王中王资料一肖中特一

您好!欢迎来到众拍网

首页 > 拍卖要闻 > 投资指南

战国秦汉金饼货币类型考略

来源: 众拍网   发布时间: 2019-01-30 10:32:19 点击量:

       中国古代黄金货币大致起源于战国时期,以楚国“郢称”等戳印文字的金版为典型代表。此外,在同时或稍后,圆饼形状的金饼货币也大量出现,在出土的窖藏黄金货币中,这类金饼往往与楚金版同出。饼形是金属浇铸中常见的坯锭形制,是金属铸造的最原始形态之一,战国秦汉金饼货币这?#20013;?#21046;的原始性,表明了其早期黄金货币的性质。历经大统一的秦朝,金饼货币在西汉时期大放异彩,成为当时主流的黄金货币形制。从存世情况看,金饼也是秦汉时期最主要的出土黄金货币类型。

       由于战国秦汉黄金货币主要以窖藏出土为主,缺乏明确的年代信息,使学界探索战国秦汉金饼的分型分式?#22836;制?#22686;加了困难;再加上海昏侯墓考古发掘之前,学界往往把战国时期的中空椭圆形和中空圆形金饼,误认为汉武帝马蹄金和麟趾金,这在很大程度上淆乱了战国秦汉金饼货币的研究。安志敏、黄盛璋、张先得等诸先生均发表论文,探讨战国秦汉黄金货币,他们的相关文章成为该领域代表性的论述,只是囿于时代局限,以?#29616;?#20808;生文论?#24418;?#33021;够确切辨析战国秦汉不同时期金饼的特征。

       近年来,海昏侯墓出土了汉武帝时期的马蹄金与麟趾金,即完全模仿“马蹄”和“麟趾”并镶嵌掐丝金带和玉片(或琉璃片)的黄金货币。这次重大发现与1973年河北省定县40号汉墓出土5枚同样的马蹄金和麟趾金互相印证,明确了真正的马蹄金和麟趾金的形制特征,为推进战国秦汉金饼的类型研?#30475;?#36896;了条件。

       一 战国金饼

       战国时期的金饼货币,根据其形制的差异,大致可分为A、B两型。

       A型:实心金饼。圆形饼?#35789;?#37329;属铸锭的原始形态,按照有无专门设置铸造型腔,可分为无型腔平板铸造和浅坑状型腔铸造两种工艺类型,由此可分为Aa、Ab两个亚型。采用无型腔平板铸造工艺的金饼为Aa型,简称“平板金饼?#20445;?#37319;?#20204;?#22353;状型腔铸造工艺的金饼为Ab型,根据凹面凸底的铸造形态可称为“凹面金饼?#34180;?/p>

       Aa型:平板金饼。无型腔平板铸造是非常原始的黄金浇铸工艺,该工艺是将熔化的金水直接浇注在陶质、石质等的平面上,靠金水自然流淌和表面张力凝?#22363;?#25509;近圆形的坯饼。由于没有专门的型腔约束黄金熔液的形状,平板金饼往往是不规则的圆形。平板金饼的表面通常密布戳印,且经常被切割使用。

       Aa型平板金饼,主要的出土发现有:1972年,在咸阳市窑店公社西毛大队路家坡村发现了楚国金币8枚,均戳印“陈称”铭文,其中3枚是圆形或接近圆形的金饼,分别重250克、250克、249克(图一)。1978年,河南省襄城县王洛公社北宋庄村窖藏黄金货币中出土了半块“羕陵”戳印金饼(图二)。这两次出土的金饼都是接近圆形的坯饼形态,属楚国黄金货币。该类金饼?#21152;?#31867;方形(或称龟甲形)、长方形楚国金版货币同出,应视为最早期金饼货币。

       Aa型平板金饼的特征,其正面与底部均较平?#24120;?#21516;坑出土的类方形、龟甲形金饼底面多为弧面版状),正面没有明显的金属凝固补缩落差和龟裂纹,底部没有明显的波纹、瘤状凸点或凹坑;外形不标准,仅是接近圆形。

       Ab型:凹面金饼。凹面金饼铸造工艺是将熔化的黄金熔液浇注在浅坑状型腔内,铸造成底部凸起,面部由于黄金熔液凝固补缩而凹陷的金饼。

       战国凹面金饼主要以1982年江苏省盱眙县穆店公社南窑庄出土的金饼为代表。该窖藏黄金货币中有实心凹面金饼10块,圆饼状(图三),大小重量不一,直径4.7—6.4厘米,重量248-379克。9块完整(图?#27169;?#20165;有1块?#24065;?#20391;。其中4块正面刻划阴文直行正书文字“斤八两?#34180;?#19968;斤二两九朱?#34180;?#19968;斤八两四朱?#34180;ⅰ?#19968;斤八两四”?#21462;?978年河南省襄城县王洛公社北宋庄村出土的黄金货币窖藏中,有金饼7块。完整的1块,编号9(图五),呈圆形,正面凹陷,底面?#40644;穡?#27491;面刻“||||”字,重251克。其他均残缺。这两批凹面金饼?#21152;?#26970;国“郢称”金版同出,且都数量较大,应为同时代文物。具体说来,由于盱眙县南窑庄黄金窖藏同出的“郢称”金版有两块长方形的,戳印更多,文字更规整方正,属楚国金版的后期类型,战国凹面金饼大致出现在楚金版使用的?#22411;?#26399;。

       Ab型凹面金饼特征为?#21644;?#20986;的底面,整体如隆起的鼓包,鼓包上分布着断续的波浪纹、瘤状凸点和大小不等的凹坑,没有后来西汉标准金饼底部大面积?#30446;?#27934;。金版正面往往刻画有标识重量的文字。重量和直径个体差异较大,标准化程度不如后来的西汉标准金饼。

       B型:中?#25112;?#39292;。该型中?#25112;?#39292;,长期被误认为汉武帝时期“马蹄金”和“麟趾金?#34180;?#20854;实,这类中?#25112;?#39292;通常与各类楚金版同时伴出,一般不出现于汉代墓葬和窖藏中,是确切的战国时代黄金货币。中?#25112;?#39292;在中国境内发现数量较多,北到辽宁、北京,西到陕西,南到楚国?#25345;?#21518;期版图及临界地区的河南、江苏等地。从出土情况看,中?#25112;?#39292;在战国时期多国是普遍流通的,中?#25112;?#39292;流通的下限可能到了秦朝。

       根据B型中?#25112;?#39292;形制上的差异,可分为两个亚型,即Ba型中空椭圆型金饼和Bb型中空圆形金饼。根据考古资料,这两个亚型中?#25112;?#39292;一般同时伴出。从新中国成立后几次重要的战国黄金货币出土发现来看,该特点更为明显。1982年江苏省盱眙县穆店公社南窑庄出土黄金货币一批,其中包括“郢称”金版11枚,实心金饼10枚,中?#25112;?#39292;15枚。中?#25112;?#39292;分为两个亚型:Ba型中空椭圆型金饼8块,共重2973.2克(平均枚重372克)。形状为背面中空,底面作椭圆形,如马蹄状(图六),单枚重量自295.8克至462.2克。Bb型中空圆形金饼7块,共重1841.4克(平均枚重263克)。背面中空,底面为圆形或不规则圆形(图七),单枚重量自240.5克至288.6克不?#21462;?/p>

       1978年,河南省襄城县王洛公社北宋庄村出土一处黄金货币窖藏,其中有各类楚金版26枚,“马蹄金?#20445;?#22270;八)14枚,金饼7枚。该14枚“马蹄金”即中?#25112;?#39292;,重量在245.8-306克之间,单枚接近一斤的重量。编号1(直径5.2厘?#20303;?#39640;3.2厘米,重258克),圆形(图九),底面稍内凹,周壁向上收缩,内空,前侧斜度大,后侧斜度小,但向内?#22253;迹?#32534;号4(直径5.8厘?#20303;?#39640;3.5厘米,重280克),圆形,与编号1同类;编号2(纵5.2厘?#20303;?#27178;6厘?#20303;?#39640;4.6厘米,重292克),椭圆形,底面稍内凹,周璧向上收缩成斜面,口小内空,后侧凹槽,外壁有铸造形成的水波纹;剩下的11块也均为椭圆形,底面稍内凹,周壁近直,内空,不规则,大口,与底相等,后侧内凹,左边有一?#36873;?#20174;中可知,该窖藏出土了12枚Ba型中空椭圆型金饼和2枚Bb型中空圆形金饼。

       1974年,河南省扶沟县古城公社古北大队发现金银窖藏,其中有中?#25112;?#39292;11枚,底面内凹,周壁向上收缩,上口稍小,内空。1号一块,完整,大而薄,底长6.5厘米,宽5厘米,呈椭圆形;2号一块,完整,底圆形,直径5.2厘?#20303;?#35813;文中的11枚中?#25112;?#39292;包括了Ba型中空椭圆型金饼和Bb型中空圆形金饼,可惜作者未进行更细致的披露,两种中?#25112;?#39292;各自数量不详。

       战国中?#25112;?#39292;的椭圆面或圆形面是正面,开口是底部。战国中?#25112;?#39292;的正面和战国实心金饼的正面基本一致,凿刻文字也都在正面。椭圆形和圆形中?#25112;?#39292;中存在着平面?#34892;?#20991;刻“上”字阴文的情况,而且“上”字?#22411;?#26679;凿刻的圆圈套住,这种现象在中?#25112;?#39292;中?#21152;幸欢?#30340;比例,是一个较为普遍的现象。中?#25112;?#39292;正面凿刻“上”字,除了战国秦汉时代以黄金为上币和标示检验合格,如同西汉主流实心金饼普遍捶打“V”形戳印等原因外,还可能是标示放置方向,平面向上,空腔向下,这与人们放置盛器空腔向上的习惯不同。

       Ba型中空椭圆型金饼和Bb型中空圆形金饼,是同种工艺铸造、形制相似、同时流通的姊妹货币。两者的共同特征可归纳为:立体,中空,正面呈椭圆形或圆形,底部敞口偏斜,内腔广大,主腔外还有一个小的弧形?#22478;唬?#31354;腔内外侧?#21152;?#37329;属熔液自然流动的纹路,与汉武帝马蹄金、麟趾金内侧僵硬的范铸痕迹完全不同。二者在类型学上的区别是:Ba型中?#25112;?#39292;的正面是椭圆形,底部敞口宽大,也是宽扁的椭圆形;Bb型中?#25112;?#39292;的正面是圆形,底部敞口较小,也为不规则椭圆形或圆形。

       中?#25112;?#39292;的形制较为奇特,铸造工艺值得探究。黄金是贵金属,在重量已知的条件下,成色就成为衡量其价值最主要的因素,黄金货币在铸锭?#24065;?#23613;量显示黄金的高成色,立体、薄壁和金水自然流淌凝?#22363;?#27874;纹就成为一种铸造外观的选择。“这两种黄金货币之所以做成立体中空的形状,应该是在铸造过程?#22411;?#36807;熔化的黄金液体自然流动成型,来彰显黄金货币的高成色和没有劣质金属?#24615;印!?/p>

       战国金饼,无论是A型还是B型,除了完整个体流通外,?#28304;?#22312;大?#32771;?#20991;使用的痕迹。以1974年扶?#21040;?#34255;为例,窖藏出土剪凿金饼100余块,从外形看,许多呈四分之一和十六分之一金饼的外形。其中,13号一块只存四分之一,重64.6克,推断原金饼重258.4克左右;四分之一大小的金饼9块,每块残重61.4—67克不等,平均重63.66克,由此推断完整金饼重254.64克左右。此外,还有大量的扇形金饼碎块,重约14—16克。这种重14—16克的扇形金块切割得相对规整,重量接近当时的一“两?#20445;?#24212;是当时的一“两”衡重单位的黄金货币。战国各类型金饼存在大量的切割使用的情况,再加上每一枚相对完整的黄金货币个体重量差异?#27493;?#22823;,说明该时期的黄金货币的本质还是称量货币,还没有实现黄金货币的标准化。

       需要指出的是,战国金饼的主要出土地都在楚国的版图内,这也和古代?#21335;?#26377;关黄金产地记录吻合。《韩非?#21360;?#20869;储说上》载:“荆南之地,丽水之中生金,人多窃采金。采金之禁,得而辄辜磔于市,甚众,壅离其水也,而人窃金不止。”楚国荆南地区河流盛产沙金,民众偷采黄金现象猖獗,?#35789;?#22788;以分裂肢体?#30446;?#21009;也难以禁止。这也从侧面?#20174;?#20102;当时楚国出产沙金的盛况。从世界视角看,公元前7世纪,小亚细亚半岛上的吕底亚王国铸造了世界上最早的黄金货币,其原料也来?#26376;?#24213;亚王国河流中出产的沙金。因而,东西方最早的黄金货币原料多来自相对易得的河流沙金。

       战国时期,各诸侯国之间的商贸往来是较为频繁的,黄金也普遍成为各诸侯国的流通货币形式。战国中?#25112;?#39292;“在中国大江南北?#21152;?#20986;土,北到辽宁、北京,西到陕西,南到楚国?#25345;?#21518;期版图及临界地区的河南、江苏等地。”黄金在先秦国家甚至成为罚款的标准。西汉初年的吕后《二年律令·奏谳书?#20998;校?#35770;及先秦法律涉及到“罚金?#20445;骸?#24322;时鲁法:盗一钱到廿,罚金一两?#36824;?#24319;到百,罚金二两?#36824;?#30334;到二百,为白徒?#36824;?#20108;百到千,完为倡。”并有柳?#24405;?#19982;鲁国国君就此的问答。柳?#24405;?#26159;春秋时人,该鲁国?#21830;?#19981;会那么早,应是鲁国后期律法假托先前名人所作,但其中传达出了当时鲁国法律以黄金作为罚款标准的事实,是黄金作为货币支付手段职能的体现。

拍卖公司QQ群 投资人QQ群
王中王资料一肖中特一